创新中国—仪表行业中的民族骄傲_河南高迈科技
  • News
    行业新闻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  • 创新中国—仪表行业中的民族骄傲

    “夷强族弱”是中国自动化行业令人心痛的一个事实。国产PLC、伺服虽有酝酿,但在市场上还处于“不可见”的状态;传动、DCS已经出现若干本土企业,但仍然徘徊于低端市场——国产变频器还没能真正打入OEM市场;DCS产品还缺乏大型电力、石化企业的认可;仪器仪表同样面临尴尬境地,除了温度、显示等技术难度较低的类别外,在压力、流量、物液位等领域,用户和设计院几乎都是言必称Rosemount、EJA的。似乎只有IPC行业,得益于台湾企业的助力,勉强称得上民族力量占据主流。总之我们得到一个显而易见也无须讳言的结论,从离散到流程,从控制到现场,民族工业在自动化市场上仍然处于弱者的地位。 

      实际上,这种状况也是整个中国产业需要应对的课题。在过去10年中,所谓的“以市场换技术”的战略现在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,汽车工业就是典型的案例。穷则思变,在即将出台的十一五规划中着重提到“自主创新”,央视也推出系列“创新中国”的节目,这些迹象都在昭示着国家战略上的变化——进攻是最好的防守,创新才是民族企业由弱变强的根本之途。 

      寻找自动化行业中的创新企业,歌之颂之,也就成了媒体自觉的责任和本分。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在工控网进行市场研究的过程中,记者接触到了重庆伟岸测器的总经理杨劲松先生,而重庆之行更是彻底改变了记者对中国仪表产业的一贯印象。 

      压力变送器是过程仪表中最为重要的分支市场之一,如果将差压流量也划归到这个范畴,那么压力变送器将是压、流、温、位中最大的一个市场。市场虽然庞大,供应商却是寥寥无几,超过6成的市场份额控制在艾默生(罗斯蒙特)和横河的手中,国产能够生产膜盒的企业不超过10家,这种状况反映了压力变送器市场的一个事实——技术门槛较高。更为关键的是,国产压力变送器的技术大多来源于80年代罗斯蒙特转让给中国的1151技术,虽然国内企业已经消化吸收了相关技术,但在技术进步上一直裹足不前——对模具的细微修订都会导致测量的巨大误差。这就决定了市场的现实——罗斯蒙特的3051系列牢牢占据高端市场,国产压力变送器只能在低端拼价格,市场划分泾渭分明。因此,能否突破3051系列的技术屏障,向中高端市场产生突破,就成为了国产压力变送器能否取得成功创新的标志点。——而伟岸测器,在05年掀开了大幕一角。 

      “变送器的生产是一个系统工程,技术的突破也是从细致的基础研究积累产生的”杨劲松先生表示。简单而言,压力变送器可以拆分为三个部分,传感器(膜盒)、电路板和壳体,技术难点也集中在前两点。尤其是传感器部分,是压力变送器的心脏,也是目前国产压力变送器面对的主要瓶颈。为此,伟岸投入巨资建立了从原材料购进到精密数控加工、光学研磨、镀镆、真空热处理、烧结等集多种产业为一体的综合研发体系。在企业成长之初,研发部门消化和掌握了传统的金属电容传感器技术,成为企业完成第一轮积累的基础,这也是伟岸现在主流产品所采取的传感器技术。更为重要的成就是,在04-05年间,依靠近千万的研发投资,完成了“隔离型悬浮式复合传感器”的研发,这将是伟岸2006年重点推出的产品。引用中国仪器仪表行业协会理事长奚家成先生(原仪表司司长)的评论“T型测量模头专利的获得使得伟岸成为国内唯一在3051这类高端市场上取得关键技术突破的国内企业”。 

      电路板部分,也就是传感器信号的转换是变送器的另一个核心,它的精度和稳定性直接关系到整个变送器的工作性能。伟岸测器率先在国内使用了数字化专用转换芯片,从模拟化传感器到数字化传感器的提升使产品质量大大提高,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奖。 

      接下来是如何将实验室的样机转化为批量生产,这就需要现代化的工艺流水线。而这一点,往往是国内仪表厂商的弱项。在传统印象中,国内仪表厂商的生产现场大多杂乱无序,属于自动化程度较低的作坊运作,生产工艺的把握往往落后于国外厂家。而伟岸的厂房则使人彻底扭转了这一看法,以前在国外生产线才能看到的场景今天在民族企业中得以亲眼目睹:一批次为240只组装好的变送器被自动推入大型测试箱,操作员只需启动电脑键盘,中央计算机对每台变送器自动设定、存储、补偿、修整数据,并根据环境改变作进一步补偿,最后自动检测出厂。现场操作员告诉我们伟岸在北京和重庆共拥有10台这样的设备,并且标定精度在±0.01%以上。如果市场需求,一天就可生产600台整机。
  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://www.golemel.com/index.php/news/48.html